首页 > 正文
杭州治疗癫痫病大概要多少钱,浙江治疗医院癫痫专病那家好,上海哪里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

在南京哪里有看癫痫病的医院,江西专治小儿医院癫痫专病,上海闵行虹桥医院机构专业吗,安徽哪里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,杭州癫痫哪个医院治疗的好,在杭州哪里有看癫痫病的医院,虹桥医院癫痫专病好不好,杭州治疗儿童癫痫病哪家医院好,杭州癫痫病医院在什么地方,南京治疗小儿癫痫哪里正规

  原标题:美国“核重建”|陆基核力量:新洲际导弹或采用机动部署

  近期,美国下一代“三位一体”核力量建设接连取得重要进展:8月,美国空军先后授出下一代远程空射巡航导弹(LRSO)和下一代陆基洲际导弹项目(GSBD)的重要合同;9月,美国国防部宣布和通用动力电船公司签订了一份价值51亿美元的合同,要求后者完成新一代“哥伦比亚”级弹道导弹核潜艇的详细设计。

  这三份重要合同的授出,标志着继2015年B-21新型轰炸机进入工程研制阶段之后,美国新型“三位一体”核力量建设涉及的所有战略武器的研制工作进入高潮。

  目前,美国计划投入约3500亿美元的巨资完成“三位一体”核力量的更新换代工作,一个庞大、立体、全新的战略核力量将在不远的将来出现在地球上,这势必对国际核态势,乃至国际格局造成深远的影响。为此,澎湃新闻将推出“美国‘核重建’”系列文章,全面解读美国下一代“三位一体”核力量。

  根据美国空军的消息,GBSD导弹计划从2027年开始交付,2029年形成初始作战能力。从本世纪20年代末到30年代初,该导弹将每年生产60~80枚,逐步替代现役的“民兵”-3导弹。根据美国《原子科学家公报》公布的信息,美国空军2016年拥有450枚“民兵”-3导弹,其中 200枚导弹采用分导式多弹头,剩下的250枚采用单弹头。不过,由于受到军控条约限制,美军不少“民兵”-3导弹的多弹头载具上只安装了一个核弹头,并未满载。目前,美国陆基核力量总共部署了470枚核弹头,其数量占美国“三位一体”核力量的24.5%,仅次于美国海基核力量(1152枚核弹头,占60%)。

发射井中的“民兵”-3导弹。

  由于“民兵”-3洲际导弹是目前美国陆基核力量装备的唯一一种洲际导弹,因此从90年代起美军就一直非常重视该导弹系统的升级改造。而且其升级不仅针对导弹本身,连导弹的指挥控制系统等配套设施也进行了升级。据美方当时估算,“民兵”-3导弹改进计划的总额高达70亿美元,升级后的导弹可服役至2030年以后。

  但是,当时间推进至现在,美军的“民兵”-3导弹大多已服役了30多年,有些导弹的服役时间甚至超过了40年。即使再采用先进技术对现有导弹进行改进,其弹体寿命也无法有效延长。为了维系陆基战略威慑力量,美国在2011年启动了GBSD导弹项目。

  据悉,未来GBSD导弹计划采购642枚,其中400枚导弹用于部署,242枚用于飞行试验或备份,以维持50年的寿命预期。美国空军官员称,未来30年“陆基战略威慑系统”初步采购成本估算达623亿美元,其中485亿美元用于导弹,69亿美元用于指挥控制系统,69亿美元用于翻新发射控制中心和发射设施。

GBSD导弹设想图(波音方案)

  据美国《防务新闻》网报道,GBSD导弹目前的方案主要有两种:一是对“民兵”-3导弹进行现代化改进,继续服役;二是研发一种全新的洲际导弹,部署方式可能采用固定发射井或机动部署。

  报道称,一位国会军事专家表示,美国空军对第二种方案更感兴趣,考虑发展的新型导弹将以井射型为基础,但具备改为机动部署的潜力。美国空军已经与轨道科学公司签署了合约,对一种新型的固体火箭发动机进行地面测试,准备将其用于新型洲际导弹。

  “在陆基洲际导弹部署中,采用发射井部署还是机动部署,一直是各国战略核力量部署的重要课题之一。”李文盛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“冷战结束后,随着天基侦察技术的发展和洲际导弹打击精度的提高,美军认为固定发射井的易损性正在增加,应研究其他部署方式。”

  在上世纪70年代,美国空军就对陆基洲际导弹部署方式进行了大量的论证和试验。当时的结论认为,经过严格加固的发射井具有很强的抗核攻击能力,但美军同时也认为,随着对手核导弹技术和侦察技术的进步,需要一种机动部署的洲际导弹。上世纪80年代,美国在部署井射“民兵”-3洲际导弹和“和平卫士”导弹的同时,研制了“侏儒”公路机动发射导弹和铁路机动发射的“和平卫士”导弹。

采用公路机动发射方式的“侏儒”洲际导弹。

  美国拥有高质量且四通八达的公路网和铁路网,无论是公路机动还是铁路机动,美军导弹发射车都可以在广阔的交通网中进行巡逻发射。以铁路机动发射为例,其最大的优势是机动速度快,生存能力强。根据公开资料,导弹列车机动速度一般可超过100千米/小时,经过伪装,在漫长的铁路线上机动的发射车隐蔽性非常强,其生存能力居陆基部署导弹之首。根据美军在冷战时的研究,假如一列导弹列车一昼夜机动距离超过1000千米,那么全程跟踪这列导弹列车必须动用300颗左右的侦察卫星;而跟踪多辆导弹列车,动用的卫星数量则成倍增加。

  此后,由于苏联突然解体,离服役仅一步之遥的铁路机动发射“和平卫士”导弹系统和“侏儒”公路机动发射导弹相继下马,美国也就告别了到目前为止装备陆基机动发射战略导弹的最好机会,美军唯一的陆基洲际导弹至今也只采用了发射井部署的方式。

  不过,如果美国GBSD导弹项目最终在选择发射井部署的同时,再发展一种机动部署的导弹方案,那么这可以说是上世纪80年代发射井部署(“民兵”-3+“和平卫士”)和机动部署(“侏儒”+铁路机动“和平卫士”)方案的延续。而且,两个方案出台的背景也有相似之处:上世纪80年代正值苏联大力发展新型洲际导弹系统,以SS-18、SS-24和SS-25为代表的新一代洲际导弹系统在隐蔽性、打击精度等方面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,对美国形成了极大的威胁。近年来,美国军方对俄罗斯等国积极研制新型洲际导弹一事十分关注,担心削弱了美国的核优势。以俄罗斯为例,其在进入新世纪后提出了新型液体洲际导弹“萨尔马特”,新型固体洲际导弹“突破”和重启铁路机动发射导弹系统“巴尔古津”,并已于2016年成功试射了“萨尔马特”洲际导弹。

  除了在部署方式可能发生变化,GBSD导弹在通用性上较以往的洲际导弹有很大的提升。美国空军研究所在2014年提出,GBSD导弹采用通用运载器,除实现发射导弹的功能外,还可以实现快速空间发射(发射侦察、通信等卫星),并用于弹道导弹防御、反卫星作战和快速常规打击。

  “通用性是当下洲际导弹发展的一个探索方向,可以降低研制和采购成本,一举多得。”李文盛指出。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美国“核重建”|陆基核力量:新洲际导弹或采用机动部署

  近期,美国下一代“三位一体”核力量建设接连取得重要进展:8月,美国空军先后授出下一代远程空射巡航导弹(LRSO)和下一代陆基洲际导弹项目(GSBD)的重要合同;9月,美国国防部宣布和通用动力电船公司签订了一份价值51亿美元的合同,要求后者完成新一代“哥伦比亚”级弹道导弹核潜艇的详细设计。

  这三份重要合同的授出,标志着继2015年B-21新型轰炸机进入工程研制阶段之后,美国新型“三位一体”核力量建设涉及的所有战略武器的研制工作进入高潮。

  目前,美国计划投入约3500亿美元的巨资完成“三位一体”核力量的更新换代工作,一个庞大、立体、全新的战略核力量将在不远的将来出现在地球上,这势必对国际核态势,乃至国际格局造成深远的影响。为此,澎湃新闻将推出“美国‘核重建’”系列文章,全面解读美国下一代“三位一体”核力量。

  根据美国空军的消息,GBSD导弹计划从2027年开始交付,2029年形成初始作战能力。从本世纪20年代末到30年代初,该导弹将每年生产60~80枚,逐步替代现役的“民兵”-3导弹。根据美国《原子科学家公报》公布的信息,美国空军2016年拥有450枚“民兵”-3导弹,其中 200枚导弹采用分导式多弹头,剩下的250枚采用单弹头。不过,由于受到军控条约限制,美军不少“民兵”-3导弹的多弹头载具上只安装了一个核弹头,并未满载。目前,美国陆基核力量总共部署了470枚核弹头,其数量占美国“三位一体”核力量的24.5%,仅次于美国海基核力量(1152枚核弹头,占60%)。

发射井中的“民兵”-3导弹。

  由于“民兵”-3洲际导弹是目前美国陆基核力量装备的唯一一种洲际导弹,因此从90年代起美军就一直非常重视该导弹系统的升级改造。而且其升级不仅针对导弹本身,连导弹的指挥控制系统等配套设施也进行了升级。据美方当时估算,“民兵”-3导弹改进计划的总额高达70亿美元,升级后的导弹可服役至2030年以后。

  但是,当时间推进至现在,美军的“民兵”-3导弹大多已服役了30多年,有些导弹的服役时间甚至超过了40年。即使再采用先进技术对现有导弹进行改进,其弹体寿命也无法有效延长。为了维系陆基战略威慑力量,美国在2011年启动了GBSD导弹项目。

  据悉,未来GBSD导弹计划采购642枚,其中400枚导弹用于部署,242枚用于飞行试验或备份,以维持50年的寿命预期。美国空军官员称,未来30年“陆基战略威慑系统”初步采购成本估算达623亿美元,其中485亿美元用于导弹,69亿美元用于指挥控制系统,69亿美元用于翻新发射控制中心和发射设施。

GBSD导弹设想图(波音方案)

  据美国《防务新闻》网报道,GBSD导弹目前的方案主要有两种:一是对“民兵”-3导弹进行现代化改进,继续服役;二是研发一种全新的洲际导弹,部署方式可能采用固定发射井或机动部署。

  报道称,一位国会军事专家表示,美国空军对第二种方案更感兴趣,考虑发展的新型导弹将以井射型为基础,但具备改为机动部署的潜力。美国空军已经与轨道科学公司签署了合约,对一种新型的固体火箭发动机进行地面测试,准备将其用于新型洲际导弹。

  “在陆基洲际导弹部署中,采用发射井部署还是机动部署,一直是各国战略核力量部署的重要课题之一。”李文盛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“冷战结束后,随着天基侦察技术的发展和洲际导弹打击精度的提高,美军认为固定发射井的易损性正在增加,应研究其他部署方式。”

  在上世纪70年代,美国空军就对陆基洲际导弹部署方式进行了大量的论证和试验。当时的结论认为,经过严格加固的发射井具有很强的抗核攻击能力,但美军同时也认为,随着对手核导弹技术和侦察技术的进步,需要一种机动部署的洲际导弹。上世纪80年代,美国在部署井射“民兵”-3洲际导弹和“和平卫士”导弹的同时,研制了“侏儒”公路机动发射导弹和铁路机动发射的“和平卫士”导弹。

采用公路机动发射方式的“侏儒”洲际导弹。

  美国拥有高质量且四通八达的公路网和铁路网,无论是公路机动还是铁路机动,美军导弹发射车都可以在广阔的交通网中进行巡逻发射。以铁路机动发射为例,其最大的优势是机动速度快,生存能力强。根据公开资料,导弹列车机动速度一般可超过100千米/小时,经过伪装,在漫长的铁路线上机动的发射车隐蔽性非常强,其生存能力居陆基部署导弹之首。根据美军在冷战时的研究,假如一列导弹列车一昼夜机动距离超过1000千米,那么全程跟踪这列导弹列车必须动用300颗左右的侦察卫星;而跟踪多辆导弹列车,动用的卫星数量则成倍增加。

  此后,由于苏联突然解体,离服役仅一步之遥的铁路机动发射“和平卫士”导弹系统和“侏儒”公路机动发射导弹相继下马,美国也就告别了到目前为止装备陆基机动发射战略导弹的最好机会,美军唯一的陆基洲际导弹至今也只采用了发射井部署的方式。

  不过,如果美国GBSD导弹项目最终在选择发射井部署的同时,再发展一种机动部署的导弹方案,那么这可以说是上世纪80年代发射井部署(“民兵”-3+“和平卫士”)和机动部署(“侏儒”+铁路机动“和平卫士”)方案的延续。而且,两个方案出台的背景也有相似之处:上世纪80年代正值苏联大力发展新型洲际导弹系统,以SS-18、SS-24和SS-25为代表的新一代洲际导弹系统在隐蔽性、打击精度等方面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,对美国形成了极大的威胁。近年来,美国军方对俄罗斯等国积极研制新型洲际导弹一事十分关注,担心削弱了美国的核优势。以俄罗斯为例,其在进入新世纪后提出了新型液体洲际导弹“萨尔马特”,新型固体洲际导弹“突破”和重启铁路机动发射导弹系统“巴尔古津”,并已于2016年成功试射了“萨尔马特”洲际导弹。

  除了在部署方式可能发生变化,GBSD导弹在通用性上较以往的洲际导弹有很大的提升。美国空军研究所在2014年提出,GBSD导弹采用通用运载器,除实现发射导弹的功能外,还可以实现快速空间发射(发射侦察、通信等卫星),并用于弹道导弹防御、反卫星作战和快速常规打击。

  “通用性是当下洲际导弹发展的一个探索方向,可以降低研制和采购成本,一举多得。”李文盛指出。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美国“核重建”|陆基核力量:新洲际导弹或采用机动部署

  近期,美国下一代“三位一体”核力量建设接连取得重要进展:8月,美国空军先后授出下一代远程空射巡航导弹(LRSO)和下一代陆基洲际导弹项目(GSBD)的重要合同;9月,美国国防部宣布和通用动力电船公司签订了一份价值51亿美元的合同,要求后者完成新一代“哥伦比亚”级弹道导弹核潜艇的详细设计。

  这三份重要合同的授出,标志着继2015年B-21新型轰炸机进入工程研制阶段之后,美国新型“三位一体”核力量建设涉及的所有战略武器的研制工作进入高潮。

  目前,美国计划投入约3500亿美元的巨资完成“三位一体”核力量的更新换代工作,一个庞大、立体、全新的战略核力量将在不远的将来出现在地球上,这势必对国际核态势,乃至国际格局造成深远的影响。为此,澎湃新闻将推出“美国‘核重建’”系列文章,全面解读美国下一代“三位一体”核力量。

  根据美国空军的消息,GBSD导弹计划从2027年开始交付,2029年形成初始作战能力。从本世纪20年代末到30年代初,该导弹将每年生产60~80枚,逐步替代现役的“民兵”-3导弹。根据美国《原子科学家公报》公布的信息,美国空军2016年拥有450枚“民兵”-3导弹,其中 200枚导弹采用分导式多弹头,剩下的250枚采用单弹头。不过,由于受到军控条约限制,美军不少“民兵”-3导弹的多弹头载具上只安装了一个核弹头,并未满载。目前,美国陆基核力量总共部署了470枚核弹头,其数量占美国“三位一体”核力量的24.5%,仅次于美国海基核力量(1152枚核弹头,占60%)。

发射井中的“民兵”-3导弹。

  由于“民兵”-3洲际导弹是目前美国陆基核力量装备的唯一一种洲际导弹,因此从90年代起美军就一直非常重视该导弹系统的升级改造。而且其升级不仅针对导弹本身,连导弹的指挥控制系统等配套设施也进行了升级。据美方当时估算,“民兵”-3导弹改进计划的总额高达70亿美元,升级后的导弹可服役至2030年以后。

  但是,当时间推进至现在,美军的“民兵”-3导弹大多已服役了30多年,有些导弹的服役时间甚至超过了40年。即使再采用先进技术对现有导弹进行改进,其弹体寿命也无法有效延长。为了维系陆基战略威慑力量,美国在2011年启动了GBSD导弹项目。

  据悉,未来GBSD导弹计划采购642枚,其中400枚导弹用于部署,242枚用于飞行试验或备份,以维持50年的寿命预期。美国空军官员称,未来30年“陆基战略威慑系统”初步采购成本估算达623亿美元,其中485亿美元用于导弹,69亿美元用于指挥控制系统,69亿美元用于翻新发射控制中心和发射设施。

GBSD导弹设想图(波音方案)

  据美国《防务新闻》网报道,GBSD导弹目前的方案主要有两种:一是对“民兵”-3导弹进行现代化改进,继续服役;二是研发一种全新的洲际导弹,部署方式可能采用固定发射井或机动部署。

  报道称,一位国会军事专家表示,美国空军对第二种方案更感兴趣,考虑发展的新型导弹将以井射型为基础,但具备改为机动部署的潜力。美国空军已经与轨道科学公司签署了合约,对一种新型的固体火箭发动机进行地面测试,准备将其用于新型洲际导弹。

  “在陆基洲际导弹部署中,采用发射井部署还是机动部署,一直是各国战略核力量部署的重要课题之一。”李文盛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“冷战结束后,随着天基侦察技术的发展和洲际导弹打击精度的提高,美军认为固定发射井的易损性正在增加,应研究其他部署方式。”

  在上世纪70年代,美国空军就对陆基洲际导弹部署方式进行了大量的论证和试验。当时的结论认为,经过严格加固的发射井具有很强的抗核攻击能力,但美军同时也认为,随着对手核导弹技术和侦察技术的进步,需要一种机动部署的洲际导弹。上世纪80年代,美国在部署井射“民兵”-3洲际导弹和“和平卫士”导弹的同时,研制了“侏儒”公路机动发射导弹和铁路机动发射的“和平卫士”导弹。

采用公路机动发射方式的“侏儒”洲际导弹。

  美国拥有高质量且四通八达的公路网和铁路网,无论是公路机动还是铁路机动,美军导弹发射车都可以在广阔的交通网中进行巡逻发射。以铁路机动发射为例,其最大的优势是机动速度快,生存能力强。根据公开资料,导弹列车机动速度一般可超过100千米/小时,经过伪装,在漫长的铁路线上机动的发射车隐蔽性非常强,其生存能力居陆基部署导弹之首。根据美军在冷战时的研究,假如一列导弹列车一昼夜机动距离超过1000千米,那么全程跟踪这列导弹列车必须动用300颗左右的侦察卫星;而跟踪多辆导弹列车,动用的卫星数量则成倍增加。

  此后,由于苏联突然解体,离服役仅一步之遥的铁路机动发射“和平卫士”导弹系统和“侏儒”公路机动发射导弹相继下马,美国也就告别了到目前为止装备陆基机动发射战略导弹的最好机会,美军唯一的陆基洲际导弹至今也只采用了发射井部署的方式。

  不过,如果美国GBSD导弹项目最终在选择发射井部署的同时,再发展一种机动部署的导弹方案,那么这可以说是上世纪80年代发射井部署(“民兵”-3+“和平卫士”)和机动部署(“侏儒”+铁路机动“和平卫士”)方案的延续。而且,两个方案出台的背景也有相似之处:上世纪80年代正值苏联大力发展新型洲际导弹系统,以SS-18、SS-24和SS-25为代表的新一代洲际导弹系统在隐蔽性、打击精度等方面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,对美国形成了极大的威胁。近年来,美国军方对俄罗斯等国积极研制新型洲际导弹一事十分关注,担心削弱了美国的核优势。以俄罗斯为例,其在进入新世纪后提出了新型液体洲际导弹“萨尔马特”,新型固体洲际导弹“突破”和重启铁路机动发射导弹系统“巴尔古津”,并已于2016年成功试射了“萨尔马特”洲际导弹。

  除了在部署方式可能发生变化,GBSD导弹在通用性上较以往的洲际导弹有很大的提升。美国空军研究所在2014年提出,GBSD导弹采用通用运载器,除实现发射导弹的功能外,还可以实现快速空间发射(发射侦察、通信等卫星),并用于弹道导弹防御、反卫星作战和快速常规打击。

  “通用性是当下洲际导弹发展的一个探索方向,可以降低研制和采购成本,一举多得。”李文盛指出。

责任编辑:张玉

上海虹桥癫痫医院技术好吗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